分享读书笔记、读后感,与佳作不期而至

堂吉诃德读后感_堂吉诃德是一个认识到自己发疯的清醒的人(1500字)

名著读后感 jarjar 24℃ 0评论

    堂吉诃德是一个认识到自己发疯的清醒的人。

    一、清醒者

    堂吉诃德生活在一个疯癫的世界里,他是清醒的。处在疯癫世界中,堂吉诃德不愿意像别人一样的疯癫。堂吉诃德的疯是对理性的反思,是对事物单一价值的怀疑。堂吉诃德看到世界的多层意义。

    “说实话,桑丘,”堂吉诃德说,“看起来,你并不比我清醒。”世界是不确定的,人类不可能完全地把握住真实。但人类往往以为抓住了真实,他们没有发现上帝笑了。在其他人眼中,世界就是世界,你知道的就是你看到的。堂吉诃德却对世界进行再创造,将世界变形,说,世界不是这样的。

    和他人相比,堂吉诃德算不上疯癫。历史学家哈梅特认为:“被人捉弄的人和作弄人的人都是疯子,公爵夫妇那么使劲儿地去捉弄两个傻瓜,他们自己跟傻瓜也差不多。”同样的,佩德罗在表演木偶剧的时候说:“成千出荒诞不经的喜剧天天上演,但他们还不是照演不误,到处受到掌声欢迎和种种赞扬吗?”他们都知道,这个世界本身就具有荒诞色彩:桑丘欺骗堂吉诃德,最后弄不清自己到底是自己欺骗了堂吉诃德,还是自己上当受骗,公爵夫人说:“忠实的桑丘啊,你以为自己在骗人,实际上是自己受了骗。”;穿插的故事中的男男女女,几乎没有不疯不傻的,马尔塞拉痛苦的追求者争着泪眼、痴痴傻傻,不停地长吁短叹,好奇的冒失鬼因自己过度的冒失遭殃。

    不过,他们的疯和堂吉诃德的疯不是同一种疯。堂吉诃德的疯是“无缘无故地发疯”,他的疯是无功利的、无缘无故的,疯是堂吉诃德的天性。堂吉诃德是一个站在世界的另一端看着世界发疯的不安分的观众,偶尔冲上舞台打断演出。

    二、虚构与真实

    整个世界就是一场假面舞会,充满了带着面具的人:公爵夫妇、佩德罗(内吉斯·德·帕撒蒙特)、参孙(白月骑士、镜子骑士),甚至杜尔西内娅也被堂吉诃德戴上了面具。这样,堂吉诃德只有投向虚构。他在想象世界之中。

    虚构的田园生活是堂吉诃德向往的,在商业化的村庄城市之中没有田园,堂吉诃德需要出走。“所以堂吉诃德离开村子,在流亡中寻找自己的精神家园,因为他只有在流浪中才是自由的。”jarjar.cn http://book.jarjar.cn

    堂吉诃德在旅途中感到愉悦,遇到巨人、军队、洞穴,那些他希望看到的。这些是对现实的消解。在文本中穿插的田园牧歌式的故事是荒诞主线的相对的另一面,故事只是很短的片段,扩展不了很长的距离就被荒诞主线截断,堂吉诃德只能站在边缘观望田园。即便是田园牧歌式的生活,也是虚假的,看似和蔼的牧人把堂吉诃德和桑丘打得个半死。堂吉诃德打算做牧人在野外度过承诺的一年之期,可是他已经没有时间了。

    也可以说,堂吉诃德是一个具有游戏精神的流浪者。他看到曼波里诺头盔、城堡、公主;其他人却只看到理发师的盆、旅店、村妇。他们不是堂吉诃德,他们没有那种精神。他以游戏的眼光观察世界,世界应该是有趣的,看到的不应该只是农业社会,而应该是骑士社会。

    三、疯即生活

    对于堂吉诃德,疯就是生活,因此他要无缘无故地发疯。

    “他仅有的疯狂举动就是对死亡的圣战:‘堂吉诃德的疯癫真伟大,原因在于产生疯癫的根源也伟大,即永远不熄灭的生存渴望,这是最张狂的傻事和最英勇的源头。’”

    神父和剃头师傅把堂吉诃德带回家,以为待上几个月他就不会再犯疯病,可是堂吉诃德只有发疯才能活下去,所以他开始了第三次出行。

    堂吉诃德只不过是镜子里面的奥德修斯,在旅途中寻找故乡,即便那是一种无节制的生活。他只是在过自然的生活,顺应身体的召唤、情绪的宣泄,而不是节制。

    堂吉诃德只有在旅途中才是堂吉诃德,在村庄里,他只是吉哈诺或科萨达。他总是在和由于为人正派而博得“好人”名声的阿隆索的身份对抗,堂吉诃德可以离开阿隆索,但是阿隆索却不能够离开堂吉诃德,如果堂吉诃德意味疯的话。

    最后,堂吉诃德说:“我终于明白了,那些书籍均为荒诞无稽之谈。”后来,他死了。他不疯癫了,意味着向死亡妥协。桑丘说:“一个人生活中能犯的最严重的疯是无缘无故地死去。”堂吉诃德离开阿隆索,阿隆索也就死了。他自己不愿意发疯了,可是他还是以疯告终。

(责任编辑:佳作有感)

转载请注明:佳作有感 » 堂吉诃德读后感_堂吉诃德是一个认识到自己发疯的清醒的人(1500字)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