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读书笔记、读后感,与佳作不期而至

我们为什么要读诗

原创文章 jarjar 29℃ 0评论

       We don’t read and write poetry because it’s cute. We read and write poetry because we are members of the human race. And the human race is filled with passion. And medicine, law, business, engineering, these are noble pursuits and necessary to sustain life. But poetry, beauty,romance, love, these are what we stay alive for.
我们读诗写诗,非为它的灵巧。我们读诗写诗,因为我们是人类的一员。而人类充满了热情。医药,法律,商业,工程,这些都是高贵的理想,并且是维生的必需条件。但是诗,美,浪漫,爱,这些才是我们生存的原因。   ——《死亡诗社》

<雨季>

 

雨越来越大

天越来越暗

我也忘记了自身的高度

学会了冷漠

不动声色去爱

恨过我的人

我知道我不能爱他们

我不配爱他们

哪怕仅仅是想一想

怀着恨去爱

敌人和朋友

这二十多年来

再没有一个人像我这样

去爱。雨季结束

落英缤纷,光照明亮,万物很美

 

 

<旧相片>

 

墙上悬挂着一张灰白画像

准确地说是一张旧相片

走进屋子,拉开灯光

可以清楚的看见

一张脸,以及它身后

桔树坚硬的枝干

叶脉有着更为精确的记忆

而树木

却不肯为他们所用

身前,空气流动,桔花飘香

身后,峡谷中布谷鸟的叫声长长回荡

 

 

<母亲>

 

在母亲肚腹中感受到的波动

和在别处感受到的存在哪些相同和不同呢

让我们来数数吧,五月十二日

大半个中国猛烈地伸缩了几下

母亲临盆时也这样

母亲,那么软,不能碰

而大地,手持刀锋,让距离加剧

我并不知道昨天

就是你的节日,五月的第二个

周末。我们在黄昏中借着年底过多的酒力

在晃动中将母亲忘个精光

直到酒力苏醒,才记起游过的一个湖泊

昨天是第二次,今天

整个下午我都沉浸其中,白白的水浆

淘米的双手,而水下面

丝藕相连的地基

黑色的淤泥带——共同构成了生命的底色

 

 

<衬衫> 

 

父亲的的确良衬衫

摆在衣柜底层

十多年了

灰旧、脱扣、局部患上了霉斑

还有一股呛人的樟脑味

在它上面摆放着

同样整齐,稍显新鲜的衣服

相对于的确良衬衫

颜色的深浅

是它们惟一的区别

我在心底盘算着

两周后回四川

将它们清理时,拿出来晒晒

注入好闻的,阳光的味道

父亲在西北,并不知道我的算盘

颜色旧的,让它们继续老去

颜色新的,我想

可以穿在我身上

届时,我们将互换身体

穿上你的衬衫

一下子抓住了我

四十岁的智慧

以及松散,多病的肋骨

 

 

<捕蝉者>

 

十一月,雨南移,树叶就哗哗脱掉了



远处,大海翻腾着积雨云

近处,几间低矮的茅屋

被炊烟

折腾得死去活来

 

但这并不能说明眼底的事物愈发清晰,明了

相反,更多身份不明的事物

为了抵消亲身经历的痛楚

会选择埋头沙中

 

其中一个环节或许发生了纰漏

但悄无声息者已经插足进来

它敏捷,蒙面,持刀,村庄搜寻敌情

 

 

<回家>

 

离家三年,回家两次

这成了母亲一直在心底盘算的珠子

偶尔电话里聊起,我的脸就会象十一月

山顶的柿子,刷地熟透

母亲说这是一年中最普通的一个月

硕鼠不会这么早就来我家偷运玉米

翠鸟也不会这么晚来

捕鱼,收拾亡魂

屋子里一家人在睡觉,对着被子

寄发他们的言语之福,有的甚至

直接享用喜庆的糕点

还有什么是我所不能提及的呢?

比如与建筑物保持好什么样的关系

比如与青蛙平起平坐

 

 

<慢>

 

我的慢来自于珍视沿途的风景

忙着标记竹叶、怪石、表情麻木的脸

还有草叶柔软的胸骨

不远处,一排老房子隐身于炊烟

它的侧面,泥墙磨损的地方

这些故事曲折的,愤怒的诗篇

满含悲喜。窗户下,鸟巢翻新

幼鼠穿过,光很淡薄,风来去自如,屋门时开时闭

 

 

<诗篇>

 

保护这片草丛

是我此行的目的

一个人沿着卵石突兀的小径慢慢走

恰到好处的掌握了昏暗与明媚

麻雀们飞进又飞出

上上下下,四次,五次,七次

黑色的斑点越来越多

醒目的光线下,是它们用力穿过我

还是我借用它们轻巧,活跃的身体卸掉满脑子里的细思碎想

小径两边是新鲜的虎耳草

没有割草人的季节,鸟是懂得草的

它们知道应该在什么地方落下来,踩在草上,琢磨片刻,又赶紧飞走

看着这个光与影的合集

一个下午,慢吞吞的一生还是暂时的一年?

 

 

<诗篇>

 

这是些苦涩、阴暗、充满

疑问光线的诗。暂时没有人读过

没有人领略过你头顶的光,那片刻的出彩

整整一年,他们都在谈论,他们那

贫穷的虔敬

 

 

<诗篇> 

 

这是你倍受争议的一生

七岁时,细细的裁剪枝叶

十七岁时高大,俊美。但也贪恋致幻剂

而现在,你试图浓缩为一片绿荫

享受庇护的乐趣

带着醉酒的恍惚

你住的地方有一截狭长的斜坡

你睡觉的床铺湿气弥漫

从你家门前路过,终究会碰到这些机智的老拳

如你所经受的风霜。它们是不为你所准备的

转载请注明:佳作有感 » 我们为什么要读诗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