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读书笔记、读后感,与佳作不期而至

我的大学同学胡适之

原创文章 jarjar 102℃ 0评论

认识胡适同学要到了大三的时候了,没有人介绍,老师也很少在课上提起,总感觉山大的老师有些排外,开口希腊,闭口尼采,那一段动辄考研,上下考四级的年代,我亦算是一个奇葩,坚持不考四级,励志本科为一生所学,所以早早的就把自己放养在操场和图书馆。从那一天开始,我发现身边的朋友多了起来,比如胡适之同学,梁漱溟同学,殷海光同学,钱穆同学,罗隆基同学,放到现在大家都说这不就是民国控吗?这带着文艺腔的标签不甚喜欢,那个年纪,能走上一段自我学习的道路,看的都是先生之书,读的都是经国文章,时空穿越到此刻此身,我想最幸运之事就是年纪轻轻找到了学习的乐趣,更幸运之时在那段迷茫的青春岁月,学会独立思考,这一点最感恩的是胡适之同学了。

当下对一个评价,不是捧杀就是棒杀。不因人废言,不因言废人的古训,连同孔家店被打倒在地。

起初看胡适,我亦是认为他就是那批积极倡导新文化运动,破除四旧的人,这些年通读下来,历史的脉络渐渐清晰,再也不敢妄说一人一事就代替其全部,放之当下,也是希望追本溯源,回到胡适此人一生中来看其人,回到他的演讲,《四十自述》、《胡适全集》中来,再结合那个动荡不堪的岁月里,人人都为寻救国之道奔波,哪怕左右都极端了些,可目的终究也是一个,为往圣继绝学,为生民开太平。胡适自然是其中一分子,或许是那个站在冲锋艇上的那个人,就是因为此般处境,历史终不能还胡适一个本来面目。晚辈算不上一根葱,也翻不了这历史的大案,只是放到切身上来,愈发觉得,当下更需要读一读胡适。

 

浅薄者胡适之

 

以前与朋友聊胡适,多数人诟病胡适的浅薄之处,实在很难把“两只蝴蝶”这样的诗歌算作开创体,包括关于民主和自由的见解,胡适也只是开先河,很难把见地与许多一门深入的大师相提。旧文化的辜鸿铭认为胡适之流就是胡闹,鲁迅左派文人认为胡适故作姿态,包括自由主义者殷海光也说胡适的浅薄,如此左右为难,可谓不合时宜之人。看看胡适的自传不难发现,他拥有完整的国学教养,包括其专著《中国哲学大纲上卷》对中国文化不可谓不深入;胡适留学美国,师从杜威,对于时代不可谓没有入木三分的洞察;相比殷海光、雷震这些激进的自由主义者,胡适不仅在校园,更是用毕生作积极的自由主义实践。可是胡适就是这么不温不火,甚至亦有故作浅薄的姿态。

这让我想起了《庄子》中一则“呆若木鸡”的寓言,到底谁才是那绝世的高人呢?国人总善于把1从100演绎出天人的想象力,可是如何从0到1,好像总是缺了一口气,那胡适恰是一个从0到1来风气之人。

 

        争取你的个人主义

钱理群先生讲,当下的大学教育培养出了一个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很多人问题归咎于个人主义盛行,顺便就又把矛头指向了开“个人主义”先河的胡适。个人主义到底何意?胡适一语蔽之“真正的个人主义就是把自己变成有用的东西”。

修齐治平,亦是从一个修身开始;自利利他,也要从自我的觉醒开始;耶稣若不识自身,何以召唤世界。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我不赞成新文化运动关于打倒孔家店的论调,却也对名教后世在帝王学,犬儒盛行的时代变得僵化,这些就是胡适先生提倡“改良”,不赞成革命的原因。一个国家不是由一群奴才组成的,满清通知二百年,士族失声,文化僵化,我们需要一场“个人主义”的运动,每个人都成为一个天下,每个人都可得一份江山,人人皆可谓尧舜,这就是属于每个人的个人主义。

读胡适的书,文字简单,却无时无刻不再提醒你,少年要有一份志气,应该东冲西撞,四面摸索,自己寻出他安身立命的思想。偶然跌一两跤,落到某种陷阱里去,也算不得大不幸的事。撞了壁,他可以走回头;落了坑,他可以增长见识与经验。这样自由摸索出来的思想信仰,才够的上安身立命的资格。

这样的个人主义,你不需要吗?

        胡适让我们怀疑胡适

此处,胡适不是人,而是脑海中所有构筑的关于胡适学问的光环。特别是在确立了中国文化的精神信仰后,对新文化运动的开始有反对的意见,并对胡适先生对禅宗的考据产生怀疑。毕业几年后,对这位老同学开始产生了偏见,甚至有几年没在看过胡适的书。后来,突然想起胡适先生的一句话:“对人有疑处不疑,做学问无疑处有疑”。胡适让我们怀疑胡适,棒杀和捧杀都是迷信,我们需要的是智信。

怀疑精神不是教你诈,而是做学问的方法。

没有疑问,就没有好奇心,没有好奇心,就没有出发的欲望。有疑却不是多疑,大胆提出问题,动手动脚去找论据,有一份证据就说一份的话,而不是信口开河,人人百家讲坛,那不是做学问,那是做娱乐。连学问娱乐化了,这个世界会好吗?

知见乃是无明本,我们若没有一份独立思考的能力,就会变成一头牛,一条狗,被人牵来骗去,那些被洗脑的人,就是少了这样一份怀疑的能力。回光返照一下自己,今天是否又当了牛做了马呢?

 

以前提胡适,言必称先生,今天调皮叫一声同学,敬意不减,却多了一份久违的校园回忆。

我在山大东新校区图书馆,一边看书,一边做着读书笔记:“我总以为,容忍的态度比自由更重要,比自由更根本。我们也可说,容忍是自由的根本。社会上没有容忍,就不会有自由。”

转载请注明:佳作有感 » 我的大学同学胡适之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找到学习的乐趣,是多么美好事的,祝福你!
    逆时针2016-12-29 21:3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