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读书笔记、读后感,与佳作不期而至

【投稿】有水的地方

原创文章 jarjar 37℃ 0评论

有水的地方就有良田,有良田的地方就有屋舍,墙上有窗,窗下有一双老棉鞋,一家人围着火头炉子烤火吃饭,盘子里盛的是白菜粉皮炖肉,最好的味道是煎饼卷上咸鱼再在火头炉子上烤上片晌,吃的正香,就听见院子的狗开始叫,那一定是邻居来串门,一家饭吃成了两家餐,不过就加了双筷子,人多吃的更香。

从小不喜欢喝茶,那是被爷爷的老茉莉伤过,起初为了解渴,拿过爷爷的茶杯咕咚喝了下去,才发现那茶太焱,齁的嗓子冒烟。不仅偷茶喝还跟立柱偷着抽爷爷的烟,泉城牌的香烟塞进嘴里辣的很,一点都不如抽南瓜秧子过瘾。小时候好奇大人们所有的物件,不知谁撬开了大队里计划生育的大门,我们搜出了很多感觉比轮胎还厚的避孕套,我们使劲地吹,小男孩吹,小女孩也跟着吹,不知为啥,大人看见了就匆匆走过,谁也没有管过我们。

电视每到周二就下雪花,没有圣斗士的日子里,我们只有自己用医药的纸箱子造出黄金圣斗士的盔甲,商量好地方,开始大规模的械斗。楚河汉界,我们就按照河沟子分为河北帮,河南帮,记得每次打到不可开交的时候,奶奶就拿着饭碗蹲在一边,她虽然啥也没说,我知道又到中午头了。

黄巢小学上到四年级,我们就升到了黄巢中心小学,周边自然村长峪、于科、裁缝峪、车子峪、葫芦套、菜峪的学生都在这里上学。离家近三里路,当时感觉像进了城。于科来的学生穿着花花绿绿的衣裳,在黄巢还基本都是土胚房的时候,于科已经有了“前处厦”,作为提前富起来的一群人,我想他们肯定每天都能喝上雪碧。

只是他们于科来的孩子,有时候就会消失上一两个星期,回来时眼睛红肿,不再合群。后来,听说于科人有钱是因为他们那里盛产花岗岩,家家户户都去开山,劳力供不应求,由于开山的工具简陋,安全保障基本没有,人丧石山的事故每年发生不下十起,就算这样开山的人络绎不绝,死去的人很快就被人给遗忘,只有那些突然失踪又回来上课的孩子,再也没跟我一起玩过游戏,下了课就一个人躲在屋里,不说一句话。

我远房表叔也挣了开花岗岩的第一桶金,迅速过上了大鱼大肉的生活,骑上了嘉陵125,见人说话都是眉高于眼的,想起师父说的话来:“福报不够的话,钱多了反而是灾难”,只是一场矿难便让他几乎倾家荡产,2009年我在方略打电话找收垃圾的来,一看竟然是这位大表叔,他笑起来的时候眼神平和了很多。

每次回黄巢就会看见于科被破坏的山,像是母亲躯体上被挖去的肉,有钱人都住进了城里,只剩下老幼病残还独守这片残山,而被大山夺取了性命的人却再也无法回到家人的身边,想想我那几位于科的同学,现在想必已经娶妻生子,祝一切安好。大自然生气的时候是很吓人的。

人是不能怪天的,这道理斗字不识得小脚女人都懂,反倒是在处处本科生的城市里变的生疏了。

转载请注明:佳作有感 » 【投稿】有水的地方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