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读书笔记、读后感,与佳作不期而至

【投稿】贫寒知己

原创文章 jarjar 26℃ 0评论

姥爷是柳埠信用社的第一任社长,爱喝酒,善书法,好交友。我爷爷便是其一贫寒知己。

赵家在光绪年间从槲枓迁往黄巢,人丁虽然兴旺却也是小姓,几亩良田,一方宅院,爷爷勤俭持家养活了五个孩子,那个时代的婚姻都由父母经手,在父亲八岁,母亲七岁的时候,两位故友就定下了这门子亲事。

赵家一直在温饱线上挣扎,加之爷爷有严重的肺痨,爸爸中学辍学就当起了顶梁柱。因为二爷爷家里没有男孩,爷爷就将叔叔过继给了二爷爷,一天之内叔叔就变成了别人的儿子,这样的感情,我们现在的人很难懂。

姥爷迎来了人生的春天,文革结束后,作为方圆几十里内少有的读书人,加之作风正派,顺利当上了信用社社长,按照母亲的回忆,他们小时候可以吃到糖。在那几年里,姥爷给脑袋并不灵光的大舅,二舅,三舅说上了媳妇,置办了新房,并将小舅舅送到县城读了高中,终于出了一个读书人,这是祖上有德行。小舅舅毕业后顺利接班,姥爷告老还乡,仿佛他的春天要结束了,那其实是他的秋天开始了。

姥爷还是会和爷爷没事喝两盅,无论是在春天还是秋天,等母亲大婚的日子来的时候,姥爷一个人在家里哭,就这样父亲推着架木车把穿着大红衣裳的母亲接了回来,赵家的院子更拥挤了,爷爷奶奶依然住在北屋,父亲母亲住在小北屋,家里有棵很大的榆树,小时我还常喝榆钱饭。

姥爷书法秀美,称不上书家,给乡亲们记账倒也是能添几分喜庆,红白喜事都找他,于是酒喝的更多了。爷爷去世的时候,姥爷忙里忙外,看着老友静静地躺在那里,他也只是抹泪没有哭出声来。爷爷入殓,父亲抬着棺材,只听姥爷喊了一声:“起”。爷爷走了。

二爷爷去世的时候,姥爷又是管事,当然也少喝不了几杯酒,发完大丧,我们孩子们终于可以放肆玩了,只看见全村的人都往山里跑,父亲的汗珠子比枣还大的往下掉,听见有人说:“孟凡伍(姥爷)掉湾里了”。

母亲已经昏死过去了,父亲一直在给姥爷做人工呼吸,我跪在那里吓蒙了,我一滴泪也没有掉,看着父亲的汗比枣更大了。周围全是人,我也有些头晕。人家都说姥爷是跟着二爷爷去的。一生爱喝酒,最后还是因酒而去,也是有数的。

昨天黄巢下起了大雪,忆起汪曾祺先生的《岁寒三友》,只是我们小老百姓的生活没那么多传奇,能有一二贫寒知己没事喝两盅,说过的话不会食言,我一直认这个理。

近日身边好友父辈过世,犹忆故人,感念当下时光好好认真的记一记,再过三十年,我们也就成了那故事里的人。

转载请注明:佳作有感 » 【投稿】贫寒知己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