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读书笔记、读后感,与佳作不期而至

一个手艺人

原创文章 jarjar 89℃ 0评论

爷爷会锔碗,有一把金刚钻就揽起了瓷器活,非是个营生,所以分文不取,街坊邻居都来找他,有的带盒烟,有的带瓶酒,有的空手而来只说句:“你看看,又麻烦你了”。

现在还有人说:“”这个赵元明补碗补得好啊,滴水不漏。”

爷爷的工具简单,一个马扎坐下,掏出烟袋,一捆麻绳捆绑碎碗,一根小铁棒钻钉眼,两脚钉固定破损处,还有一个小屁孩蹲在旁边,那就是我。

补碗补盆的人都等在一边,打太阳下晒着,爷爷吩咐奶奶泡上老茉莉,有说有笑拉个呱,只听院子外狗叫了几声,太阳正暖,只看奶奶抄着手,又睡着了。后来才知道,奶奶爱睡是因为得了嗜睡症。只要往那里一坐,不超过一分钟就能瞌睡上。怪不得母亲说,咱家里就数你奶奶有福。

去年跟随《美力中国》剧组,走了27个省,几万公里,采访了200多位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人,写了近200多个手艺人的故事。无论走多远,我都会自然地回到家乡,这便是我的出息了。

手艺是日用为道,最好是忘了手艺这会事,身在道中却浑然不知。在农村还有大量的手艺人,他们守着一把金刚钻,补着一个破碗,便视如人情礼法般庄严。

写了200多个人的手艺人后,突然想起爷爷也许也能算上一个手艺人,只是他是那么普通,像每一个村子里都有的梧桐树,他架起了枝叶便撑起了一个家。

今天写的依然是个手艺人的故事。

爷爷说:“你的碗锔好了。”

转载请注明:佳作有感 » 一个手艺人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